掌欢 第277章 多事之秋

小说:掌欢 作者: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:2019-10-27 10:35:47 源网站:棉花糖
  提到朱含霜,安国公神色陡然转为阴冷:“本来是打算以养病的名义把她送离京城,算是给开阳王和骆大都督一个交代。现在你母亲出了事,再如此做就太惹眼了。在你母亲治丧期间,就说她因为母亲突然过世伤心过度病倒了,之后自愿成为在家居士,从此礼佛茹素,为母亲积阴德。”

  也就是说,以在家礼佛的名义把朱含霜约束起来,从此难见外人。

  安国公世子原本很疼爱这个妹妹,此刻心中却升不起丝毫怜惜。

  他冷着脸点了点头:“儿子听您的安排。”

  安国公神色沉重看了安国公夫人的尸身一眼,伸手把她抱了起来,叹道:“先料理好你母亲的丧事吧。”

  等安国公的次子朱二郎赶来,安国公夫人已经穿好了寿衣,一动不动躺在冰冷的榻上。

  “母亲——”朱二郎痛呼一声,扑到安国公夫人尸身旁。

  “母亲,您怎么好端端就去了呢?母亲,您不管我与妹妹了吗?”

  朱二郎哭得撕心裂肺,安国公听得面色发黑。

  长子需要教导成才继承爵位,长女需要按着宗妇的要求教养嫁人,对小儿子和小女儿则宽松许多。

  由此一来,朱二郎便成了京城勋贵家那些无所事事的纨绔子中的一员。

  安国公夫人对小儿子与小女儿疼爱多于严厉,朱二郎对母亲的感情自然深厚。

  他长到十七岁,父母和睦,兄妹友爱,从不知烦忧为何物。可突然间国公府的下人就跑到胭脂巷找到他,告诉他母亲没了。

  那一刻,他只觉天塌了一半,抱着不敢相信的念头跌跌撞撞跑回府中,谁知道看到的真的是母亲冰冷的尸体。

  怎么可能呢,昨晚父亲才把他叫到书房训了一顿,母亲还柔声叮嘱他以后不可再惹父亲生气。

  他敷衍应下,夜里就偷偷溜了出去。

  谁想到母亲就没了。

  要是知道会这样,打死他都不会偷溜出去喝花酒。

  “呜呜呜,母亲,您醒醒啊,您不能就这么丢下儿子走了啊——”朱二郎伤心哭着,去抓安国公夫人掩盖在白布下的手。

  安国公世子拽住朱二郎胳膊:“二弟,你不要这么冲动,惊扰了母亲让她走得不安宁。”

  朱二郎忽然僵住了。

  母亲指甲缝里的褐色是什么?

  母亲那么爱干净的人,怎么可能染上脏污?

  朱二郎猛然想到了什么,伸手去掀盖着安国公夫人的白布。

  “二弟!”安国公世子抱住朱二郎,阻止他的举动。

  朱二郎拼命挣扎:“大哥,你放开我!”

  论力气,还是少年的朱二郎自然不及已经长成青年的安国公世子,但他此刻发了狂,力气大得惊人,安国公世子竟被甩开了。

  “够了!”一声厉喝响起。

  听到这熟悉的喝声,朱二郎下意识一滞。

  安国公面罩寒霜,伸手一指:“给我去那里跪着!”

  “父亲——”

  “去!”

  积威之下,朱二郎不情不愿跪去了一旁。

  丫鬟婆子们进进出出,撤下屋中鲜亮的摆设幔帐,换上清一色的白。

  朱二郎看着这一切,只觉如坠梦中。

  父亲说母亲是吃饺子噎死的,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事儿?

  他看到母亲指甲缝里有褐色,如果母亲的死没有蹊跷,大哥为何拦着不让他瞧一瞧母亲的遗容?

  对了,二妹呢?

  朱二郎终于发现这屋里少了一个人。

 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二妹怎么会不在?

  “父亲,二妹呢?”朱二郎到底年少沉不住气,直接问了出来。

  安国公正在出神,一时没有回话。

  安国公世子忙安抚道:“二妹和母亲一起用的早饭,母亲吃饺子被噎住时二妹就在一旁。二妹目睹了整个过程,受不住打击晕倒了,现在还在屋子里躺着……”

  “我没问大哥!”朱二郎对兄长刚才的阻拦含怒在心,吼了一声。

  安国公被这声吼拉回了神,一见梗着脖子的次子,登时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对着你大哥喊什么?这是当弟弟的对兄长的态度?”

  朱二郎气势一弱,哽咽道:“儿子难受……”

  安国公呼吸一窒,心口生疼。

  好端端一个家,只不过顷刻间就毁了。

  而这一切的起因,就是那个孽女干的好事!

  安国公想到朱含霜,眼底冰冷。

  “父亲,二妹情况严重吗?”

  安国公皱眉道:“你二妹受了打击,自然不好受,不过眼下最重要是把你们母亲的丧事办得妥当。二郎,你不能再由着性子给这个家添乱了。”

  “儿子知道了。”朱二郎低眉应了,心头却越发不安。

  母亲指甲缝里那抹褐色,一直在他眼前挥之不去,从而猜疑起妹妹的处境来。

  二妹真的病倒了?

  他想质问,想撒野,可面对父亲那张威严冷肃的面庞,终究不敢。

  这世上最纵着他的那个人,已经不在了。

  想着这些,朱二郎哭得更厉害了。

  随着安国公府的人去到各家府上报丧,安国公夫人过世的消息眨眼间传遍京城。

  而此时,锦麟卫也发生了一件事。

  五爷云动手下一名叫张平的锦麟卫,尸体被人在金水河畔发现了。

  经过锦麟卫内部仵作检查,推断是去金水河上的花船玩乐后饮酒过量,失足落水。

  “好一个饮酒过量,好一个失足落水!”当着不少下属的面,骆大都督便发了火,把茶杯直接往云动身上掷去。

  云动单膝跪地请罪:“请义父责罚,是孩儿管束不严。”

  “只是管束不严的问题?昨晚有人要杀你三妹酒肆厨娘的侄儿,你知不知道那个人是谁?”

  三姑娘酒肆厨娘的侄儿?

  在场之人不由暗想:这关系是不是有点绕?

  云动跪在冰冷的青石板上,承受着骆大都督的怒火,顺着他的话把猜测说出来:“义父认为是张平吗?”

  “认为?”骆大都督冷笑,“老五,你以为只是我认为?我告诉你,想要杀那个孩子的就是这个张平。那个孩子侥幸未死,恰好见过他!”

  云动冷静的面容终于泛起惊讶,抬眸看了盛怒的骆大都督一眼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掌欢,掌欢最新章节,掌欢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